→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春節走親戚

2015-02-19 . 閱讀: 2,938 views

文/白板報

前幾天,跟一位二十多和一位三十多的朋友聊天,談起春節的禮俗,他們都表示不喜歡走親戚。其時,我剛從老家走完親戚回來,我多么想說,我喜歡走親戚,enjoy走親戚啊,但是看了看他倆手里點燃的香煙和幾米開外的煙花銷售點,我忍住了發起辯論的渴求。

我從小就喜歡跟親戚們來往。我父母的弟兄姐妹多,我有一個叔叔,三個姑姑,一個舅舅,兩個姨媽。再加上五服之內族親,我的親戚可真不少。我小時候在姥姥家養大,特別喜歡跟舅舅在一起。他是一個被那個時代耽誤了終身的高材生。由于被剝奪了高考的機會,他在船廠做過臨時工,回村后做過木匠,后來一直務農。我最佩服他的手藝和為人。舅舅經常教育我和他的兒女們:“看新聞聯播的時候,我一點都不眼熱(注:方言,羨慕的意思)當權者,我佩服的是站在他后面的那個人——翻譯。那才是靠本事吃飯的能人,也是咱老百姓可以奮斗的對象。”

在我的姑姑中,我跟小姑的感情最深,上學的時候,很多暑假都在她家度過。記得小學的時候,我跟她的侄子一起去偷了生產隊里一只大葫蘆,回來藏到屋頂上,她的大伯哥是生產隊長,下了工回家嘀咕:“隊里留一個葫蘆種,不知讓誰給偷走了。”家里人都笑了,指著房頂說:“別找了,在那兒呢。”我記得最后一次在小姑家住是1992年,我在她家讀完了兩本英文的神學書,并且看完了巴塞羅那奧運會。如今她已經五十六七歲了,但依舊務農,除了種自己的地,夏天還受雇給人拾棉花,在驕陽曝曬下勞作兩個月,可以賺五千元。她覺得簡直發了大財。

大姑年輕時對我父親的照顧最多,經常把干重體力活賺來的地瓜干省下給我父親吃。只因為爺爺欠了別人一口袋高粱,覺得還不起不好意思,就把亭亭玉立的大姑嫁給了這家人智力不太靈光的兒子。我每年都會去看大姑,今年也不例外。大姑父去年病逝,76歲的大姑,雖然眼不花,背不駝,但看上去憔悴了很多。往年她還種著三畝棉花,今年已經種不動了,但她還是整天為子孫操心。他的大兒子,也就是我的大表哥,去年學著別人種蘋果,收入微薄,大姑每天幫他做飯,看到他消瘦勞累的樣子,忍不住落淚。二表哥的兒子,在當地派出所當了一名協警,大姑一提起這個小孫子就愁眉緊鎖。她說:“怕他到了派出所,學一身壞毛病,慣一身臭脾氣。要是真警察,也就罷了,反正有人敬他怕他。但他又不是真警察,這樣下去,一沒學到本事,二養成一身暴脾氣,以后可咋到社會上混啊?”我臨走,大姑給我車里放上滿滿一筐土雞蛋,囑咐我給我兒子吃。她說:“這個蛋好,只喂棒子,沒喂飼料。”

臨回杭州前幾天,我去看了舅舅。去年他的冬棗雖然也賣了些錢,但他的整體狀況并不很好。一是因為被人奪地而氣得死去活來。二是他突然得了面部肌肉痙攣,左側眼皮以下的肌肉,總是在跳動。我勸了他幾句,并且給他用英文搜索面肌痙攣的資訊,因為我知道中文的醫療信息已被全面污染,根本不可信。我把翻譯的維基百科相關詞條給舅舅看,并且用美國和英國的案例,勸誡他千萬不要輕易去做手術(盡管國內這類的減壓微創手術的廣告很多。)最終,結合醫生的診斷意見,我們確定了打針治療的方案。舅舅終于又笑逐顏開了。

在我離開家鄉的前一天,舅舅來到我父母家,跟我父親一起喝酒。我和媳婦按照舅舅的口味做了幾道菜。往年都是舅舅下廚,我坐著吃喝,今年終于倒過來了。酒酣耳熱之際,舅舅給我念了他新寫的一首詩,總結了自己迄今為止的生活。

十二年寒窗不識丁,
十五年船廠臨時工。
十五年木匠吃百家飯,
十五年務農五谷豐。
愿老天再借十五年,
徒駭河畔做釣翁。

最后一句說出了舅舅的理想。他今年六十五,希望能活到八十,并且用自己的積蓄在我故鄉最大的一條河–徒駭河邊的公寓樓上買間居所,每天散散步,釣釣魚,安度余生。

拉拉雜雜寫了這么多,還沒亮出我的論據,為什么我認為走親戚大有好處。

簡單地說,我認為:

1、走親戚可以使我在一個冰冷的世界里感受親情的溫暖。
2、走親戚可以使我走進他們的生活,對于一個作家來說,這是至關重要的。
3、走親戚能讓我認識誠實勞動的價值。
4、走親戚能讓我獲得比較好的自我感覺,知道自己并非一無所能。
5、走親戚也是對父母盡孝的一種迂回曲折的方式。
6、走親戚讓我更加習慣生老病死,從而對生命產生更多的珍惜與敬畏。
7、他們都待我這么好,連親戚也不走,還是人嗎?

走親戚

后記:附原文中的一些評論,各家有本經,但大過年的,一切都在于自己的心意。

april says:
每個人的情況大有差異,你的家族關系還算是和睦溫暖的,如果是家族關系親密和諧,互相關心的話,就沒有人會厭煩走親戚了。
實際上,很多人的家族關系都不但沒那么親近,還有恩怨,兄弟多的,這妯娌之間,姑嫂之間的關系更是復雜。我媽媽那邊3個舅舅,爸爸那邊7個兄妹,真正親近的就一兩個姑舅而已,遇到困難的時候連親近的鄰居朋友都不如,不但不扶持反而還要背后說風涼話,跟電視上演的的家庭倫理劇差不多。
每次在一起聚的時候更多是攀比,比兒女成績比工作收入各種比。走親戚更像是應酬,對于很多在外奔波辛苦了一年的人來說,每次回家過年走親戚比上班還累。

luan2097 says:
你說的都是熟悉的親戚,這樣的親戚走起來當然毫無壓力,還很快樂!但是,有很多親戚是平時跟你的生活根本沒有任何交集的,甚至可能在外地遇到你都不一定認得出來,但是過年的時候又必須要去走。這樣的親戚你沒有走過?感覺如何?

Don says:
今年沒回家過年,心里還是很想念那種走親戚的感覺,當然,會想起被問掙多少的問題,無法回避,不過還是想念那種相互來往的感覺。

原文地址:http://www.baibanbao.net/creativewriting/2014/02/04/visiting-my-relatives/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成都麻将什么是极品 友乐广西麻将苹果手机版 锦盈多配资 七星江苏麻将安卓 广西山水麻将的挂 股票行情手机 皇冠比分找02489 一本道qvod在线 大众棋牌app下载 吉林11选5开奖结 中国足彩网彩票比分直播 河北麻将常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