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立春至,用希望懷抱你我

2015-02-10 . 閱讀: 2,141 views

文/韋宇教

2015 年2 月 4日,立春。

古籍《群芳譜》對立春作了如下定義:“立,始建也。春氣始而建立也。”

“一候東風解凍,二候蜇蟲始振,三候魚陟負冰。”立春,是世間萬物一切希望的開始。過了立春,白晝變長,太陽回暖,萬物復蘇,柳綠花開。春姑娘一來,似乎一切都變得美好了起來,連同北京的霧霾都會慢慢消散掉。

古語有云:“年齡不饒人,節令不饒天”。立春一到,春天的大門好像一夜之間就敞開懷抱,迎風送暖。安定門西濱河岸邊的柳條,在微風中已經染上了一層層新綠,柳枝上也鼓出了一個個芽尖。木制的長廊上,有老人在散步,有小孩在嬉戲,有情侶在海誓山盟,有夢碎者在思考人生。

我來回穿梭其中,像個旁觀者,沉默不語,也辨不清他們內心的喜怒哀樂,是否真如同他們的表情所展露出的一樣。

我每天上下班都會路過這里,從立春走到立夏,從立秋走到立冬,再走回到立春,循環往復,輪回開始。在這里,我總能看到很多人,不管是步行的,騎車的,還是開車的,打車的,總是行色匆匆,一如你我。

一到“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的時節,我總是忍不住想起她,國內第一個最出名的女貝斯手 —— 筠子。她在高曉松作詞、樸樹作曲的《春分》里唱到:“誰聽見海里面 / 四季怎樣變遷 /誰又能掀起那頁詩篇 / 誰能唱/ 誰能讓懷念停留在那一天永不改變……來啊 / 來看那春天/ 她只有一次啊 / 而秋天是假的 /生活多遙遠啊 / 你不要/ 不要脫下冬的衣裳 / 你可知/ 春天如此短 / 她一去就不再來”。

應了歌中所言,筠子真的“她一去就不再來”,如流星一樣,閃耀卻瞬間墜落,定格在 23 歲的青春。

筠子在錄《春分立秋冬至》這張專輯時,她說她并不快樂,甚至是非常憂慮的。在她很喜歡的《青春》這首歌里,她這樣唱著:我心里什么都沒有 / 就像沒有痛苦 /這個世界什么都有 / 就像每個人都擁有。

在充滿朝氣和希望的立春,想到這些,似乎不合時宜。但是,我堅信,筠子只是想以這樣一種方式來保持自己內心的完整,讓自己的生命停留在最燦爛的時刻,讓青春讓夢想盛開在永不凋零的年華里。

雖然春分是立春過后的第四個節氣,雖然《春分》這首歌并不是描寫立春,但在太陽到達黃經 315 度的今天,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筠子,想到她酷似王菲的聲線,想到那個真實律動的生命。她的青春雖然已經消逝,但夢想不減,希望不滅。

然后,我抬起頭,仰望著這個城市的上空,心里哼唱著汪峰寫給筠子的《美麗世界的孤兒》 —— 你看車輛穿梭 /遠處霓虹閃爍 / 這多象我們的夢。

活著真好,至少我們還有機會,可以背起行囊,去追尋彼岸的風景,彼岸的夢想,彼岸的幸福。

在單曲循環《春分》這首歌,并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腦海里還會同步浮現出顧長衛導演的電影《立春》。

這部電影與《春分》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在講述在遙不可及的理想面前,小人物如何用生命去堅守和堅持內心的夢想田園,哪怕結果一敗涂地,哪怕奇跡最終沒有發生,但絕無后悔之意。

“立春一過,城市里還沒有什么春天的跡象,但風真的就不一樣了。”這是這部電影開始時的獨白,有些感傷,有些悲憫,但又不失希望;有些理想,有些文藝,但又留有遺憾。

法國詩人蘭波“生活在別處”的窮其一生的口號,成了電影里的主角配角們向往外面世界的枷鎖和魔咒,一旦動心,必死無疑。“看見每一個拎著包離開這個城市的人,我都很羨慕。”他們就在這樣的念想里,一邊懷抱著純粹的理想,一邊對抗著現實的利刃,在這兩股力量的相互廝殺下,期待著有一天,夢想的光芒能夠照亮現實的黑暗。

看著電影里面六個人演繹的六個故事,看著他們所經歷的或逃離或掙脫或抗爭或屈服的生活,說不上是同情,還是悲憤,只是感覺很真實,就像我生活了七年的這個城市,就像這個城市里每天擠著地鐵上下班的你我他。

這個城市,每天都有人懷揣著夢想而來,同樣地,每天也都有人帶著遺憾而離開。這個城市,每天都有人拿著行李說走就走,卻又義無返顧地選擇了再次歸來。這個城市,給了很多人真實活過的標注,那些真實里有著他們孤傲的青春、燦爛的年華以及始終未曾忘卻的純真的夢。就像《立春》里的音樂教師王彩玲,美術青年黃四寶和胖子周瑜。

我知道,他們是多么不情愿目睹自己青春的熱愛就這樣老去。我知道,他們以為那些夢想是他們離開那個小城市前一直在做的夢,而如今在堅硬的現實面前,只能變成深楚的念想。

一如顧長衛所說:“離理想越來越遠,這不是悲劇。”

是的,不管停留在哪個城市,不管選擇何種生活方式,生活總是在夢想和現實之間劃出一道道深淺不一的痕,我們只能在那道痕內外不停的游走,直到有一天親手把它撫平。

“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 《立春》于你我而言,或許只是一次夢起夢碎的旅程,或許只是一場青春的惦念和祭奠。期間,我們帶著成長和逐夢的傷痛以及喜悅,因為那終將是一場成長和生活之殤。

立春來了,生命的綠意和希望,已經帶著笑顏,款款而至。你,還懼怕什么呢?

立春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极速赛车走势 卡五星作弊器真的吗 湖北十一选五 体育彩票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热火vs步行者决赛7场的比赛比分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竞彩比分直播旧版 上海时时乐计划 网友nba比分直播 詹天佑3d预测今天3 十点配资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