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性如淵:從《雪國列車》到《地球百子》

2015-01-06 . 閱讀: 4,151 views

文/田晉文?

劇荒,隨意翻看發現以前一部未看完的美劇《地球百子》正在更新第二季,點開居然一口氣看了六集,貌似把今晚的讀書時間都擠占了(不寫點思考怎么值當,呵呵),而且觀劇過程不僅沒有起到放松的作用反倒成全了一晚上的“不寒而栗”。并自然聯想起了前段時間所看《雪國列車》。具體內容有興趣者可以找來一看,未知者相信也不會影響本文閱讀。情節復雜,內涵解讀必然導致多樣化,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今天只想寫寫那些令我“不寒而栗”的黑暗人性。

令我們最害怕的永遠不是奧特曼與小怪獸而是我們內心深藏的黑暗。

當人類處于資源極端緊張的末世背景下,一群人是否可以為了自身的生存而對另一群體展開絕對奴役。比如雪國列車的階段性所謂革命,本質不過是為了維護內部生態平衡而對多余人口開展的階段性清洗;再比如地球百子中韋恩山地下基地中的“文明人”為了自身發展,可以將生活于地表的山地人當作人體輸血袋或者說食物,實施圈養。一群人通過對另一群人的絕對掠奪而維持自身為人的尊嚴與享受。看完忽然很感謝現在所存在的環境,我們有種種問題,貧富差距、環境污染等等……但至少沒有觸及人之所以為人的底線尊嚴。

想起那些劇情中的兩難抉擇,依舊無解,走向黑暗仿佛是唯一的選擇。比如在一個密閉環境中氧氣循環系統只能維持100人的使用,而人口有200人,大家是一起等死還是通過某種方式將一群人分為犧牲者和幸存者,一定會是后者。當然如果觸及細節,你會發現每種方式都顯的如此殘酷無情,這種狀況下,人類文明所建立起的所有所謂倫理、道德、法則都將失效,為了生存,人只能退化為動物。畢竟人類一切文明都是在“酒足飯飽”或者說基本生存需求得以滿足的條件下設立的,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原來極端條件假設下,生的欲望是一切黑暗邏輯的起點。當然就個體而言還可以選擇自我犧牲,通過慷慨赴死守護最后的驕傲,但對于群體而言存在永遠是最大的價值,想起前一陣看到的顧維鈞的一句話“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是子孫萬代的事。我們這一代的人,只能當這一代人的家,那里能當子孫萬代的家?個人還可以玉碎,一個民族,是玉碎不得的。”因為哪怕在文明廢墟中實現最黑暗的延續與傳承,只要時間足夠久,我們終會在廢墟中重新構筑出一套“仁義禮智信”的文明,到那時回看歷史,一切犧牲都是值得尊敬的,一切選擇都是睿智光輝的,因為光明必為黑暗所孕育。

觀看時禁不住會問自己,如果我是決策者我會如何選擇?答案當然是努力保持群體的延續,如同對于所有人都窮或者一部分人窮一部分人富,所有理智的頭腦都會選擇后者,本質都不過是一種功利性性的務實邏輯,這時選擇無關公平、正義,只是想更好的活著。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界限的,哪怕自然界的萬有引力,何況人造的倫理道德。人性復雜如深淵,只要抉擇功利的符合群體利益,總有一種道德站在你的身后。

萬物相生,黑暗處也許同樣隱伏微光。這些兩難抉擇也許最后還是無奈只能犧牲部分群體的利益,但是這種艱難抉擇的過程至少讓我看到了每個生命的尊嚴,因為選擇畢竟還是艱難的,這種艱難本身何嘗不是一種暗淡微光。看到犧牲不免又想起中學歷史課本上的輕描淡寫的殲敵幾十萬,年歲漸長才開始理解戰爭不過是一群人對另一群人的征伐,所謂“敵”無非是立場不同的人,只是將生命或者說殘酷的戰爭簡化為數字時,戰爭本身意義無疑也被簡化了,特別是其殘酷性,提起戰爭好像只會想到英雄兒女而忘記了尸山血海,忘記了雙方都是曾一樣是為了保家衛國或者養家糊口而投奔軍旅。

回到需要犧牲的抉擇。我承認這種殘酷性選擇的價值與無奈,甚至無力否認其正確性。又想到看到的一則新聞:2015年1月1日起,將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捐獻渠道,公民自愿捐獻器官成為器官獲取的唯一來源。我們確實在走向文明。再次慶幸自己處在一個脫離了生存危機的時代,讓我們不用再面對生命最深處的黑暗!

為什么很多人會拍或者寫這些極端條件下的極端抉擇?是否在極端條件下,剝奪一切面具,將人逼在思維的墻角,才會展示真實的人性。

為什么很多人喜歡看那些殘酷的抉擇?真實的人性最迷人,亦或是放大至極致的黑暗會讓我們感到現實的美好,收獲一種另類的精神勝利。也許兩者兼有之,至少對于自己。

每當看完這些于生死中掙扎的劇烈命運沖突,就會深深感受到一種個體生命如同蜉蝣沙塵般的無奈,進而發現那些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原來都是幸福,何況又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們因悲傷憤怒而耽誤享受時光之美呢?

所以煩躁時會讀點科幻,在世界的戰爭中,在種族的存亡中,在以光年為尺度的宏觀架構中,我會收獲一種超脫的視角,進而對日常柴米油鹽的煩惱保持一種理性的淡漠,如同現在我會想想頭頂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則。當然過猶不及,想多了又會有一種幻滅感,這時會看看腳下這片大地每日發生的“奇跡”,它會給我一種腳踏實地的充實。

 

來源:微信公眾號“靜讀與爭鳴”,歡迎微信搜索關注。

人性

左岸記:最近我也看了些關于這一主題的電影,有《分歧者》、《饑餓游戲》、《移動迷宮》等。陰謀論者認為,善良、勇敢等等美好的品德絕對不是制勝的利器,反而是弱點。在極端環境下,越兇殘越無良的人才能生存,雖然大家都不愿意相信這一點,但是往往最不愿意面對的,反而是事實。 但你又會發現,最后幸存的,或者能流傳千古的都是智慧與品德并存,勇氣與創造并重的人。為何?因為規則之外有更大的規則,在小的規則之內,為了求全,美好可能被壓榨被欺騙,但對于覺醒的人來說,他們會尋求突破不合理規則的時機。既然規則可以被游戲制定者任意地一改再改,游戲的參加者也可以選擇遵守或者不遵守,就看最后誰更“強大”。在《饑餓游戲》書的封面上有這樣一句話:“在這人吃人的世界,勝負就是生死,唯有愛上對手,才有存活的機會!”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球探足球比分网直播 辽宁11选5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 大赢家篮球即时比分网 信弘配资 在线好友共玩麻将 大额股票配资 竞彩足球比分500 11选5 一比分app下载苹果手机 河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