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讀《反誤導》之后的反思

2014-10-18 . 閱讀: 3,549 views

文/潘志峰

最近在看一本關于經濟學的著作——《反誤導》,這總算是一本能夠讀懂并讓我能夠有所思的專業書了,也許僅僅這個原因,就也應當慶祝一下。同時,今年的這個“十一”大學的同學在校園相聚言歡,而我實在是愧對大家,于是寫下這篇文章,也送給我的同學們吧。

可是為什么要反誤導呢?先從自己的一個小故事說起吧。2012年11月下旬在西安,晚上沒事,和同學出來閑逛,市場上賣的香蕉竟然有一塊錢一斤的,看著還不錯,雖然這性價比讓人有點懷疑,但既然這么便宜,就買幾個吧。拿了6個,結果稱出來6斤……尼瑪,你這是要賣給哥鋼材呢,還是要侮辱哥的智商呢?于是我們斷然拒絕在此購買,而是去了一個比較大的水果店,買了6個,還是六塊錢,不同的是這個店里的香蕉兩塊五一斤。

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在學習中,我們總是首先要去接受外部的信息,然后通過理解領會,內化于自己,不過有多少信息是在誤導我們,哪怕是殊途同歸的信息,也不乏誤導之類。無論是這個故事,還是這本書,都讓我再次想起,之前喬治?桑塔亞納所說的,有效的反思,即理性。之前芮成鋼東窗事發的時候,讓我知道了他所說過的一句話:新聞沒有真相,只有事實和角度。而這話的原意,出自馬可?奧勒留。近兩千年前,人們就已經很了解引導和誤導的作用了。

從小我們所學的封建制在狹義上說就是分封制,這是非馬克思主義者的解釋,而馬克思主義就要關于階級與剝削了,但馬克思本人卻指出,他所說的封建制只適用于西歐,西歐之外應該是什么呢,馬克思了解嗎?我們一直以來所說的就真的是封建制嗎,還僅僅就只是君主專制?不過無可厚非的是君主專制是絕對存在的,即使到現在也是存在的。當權者若有思路,便可以直接去專制,若無思路,就是通過專制來讓他人提供思路、決策顧問與決策分析;相對于專制,明顯要少很多,而大家也習慣于被專制,這被專制恐怕就是魯迅當年所說的奴性了。那么國家智庫的成立,將從制度上有利于改善這一狀況,只是偌大的一個國家,僅僅一個國家智庫足夠嗎?這是顯而易見的。

歷史學如此,經濟學又如何呢?恐怕經濟學要更容易影響我們的生活和利益了。凱恩斯曾經描述:經濟學家的思想,不論對與錯,都比一般所設想的要更有力量,世界就是由他們統治著的,那些實干家們自以為不受這些思想的影響,可是他們無意中已經是某個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反誤導》中指出,社會的變革往往是從思想界的變革開始的,同樣,社會的混亂也是從思想界的混亂開始的,恐怕我們當前某些方面的混亂,就是從很早之前就有的種種誤導而導致的思想混亂引起的。

張維迎先生表示,西方主流經濟學一直是宣揚市場失靈的。他們認為市場是失靈的,于是研究市場缺陷的理論要遠遠多于市場有效性的理論,缺陷才是現實的世界,而有效性是理想狀態,所有的條件都是想象與假設,這樣的理論有多大意義。這就像我們去學習,去參加高考,去工作,去談戀愛,去生活,總是習慣于假設一些理想狀態,而當我們以笑臉迎向我們所設想的理想狀態時,迎面而來的往往是一大嘴巴子。

在最近所看的經濟學基礎中,也是有許多的假設,當然有的假設是必須的,可是看了那么多假設,那么多的結論與工具,我們卻很難了解到他們的思想。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我們只能得到零星的有形之物,無法領會到事物的規律,我們看著書本,卻很難將其運用到實際。我們處于自己的現實中,卻只能是當局者迷,就像嚴復當年講將《物理學之后的諸卷》翻譯為《玄學》,無法得到大家的認同,而一個日本人卻引用了《易經》中的話,將其翻譯為《形而上學》,看來在這迷局里誤導自己的,也往往就是自己,難怪常有人感嘆:忘掉經濟學吧,被物質主義迷惑的心靈是無力思考高層次問題的……我亦常常在這功利的迷局里陷入混亂。

市場是失靈是常態,而生活的不如意才是現實,所以解決市場失靈中的一些問題,會促成成功,而通過對外部的努力和內心的修煉,才足以達到幸福。或者我們用另外一個說法,市場就是先天失靈的,而生活就是不幸福的,所以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并未提及人需求幸福,因為幸福是諸多需求的代名詞,完全是后天創造的。我們喜歡在研究一個問題的時候,將問題的條件設置為理想狀態,干擾因素減少的更多,更易于研究,可是這樣的研究對實際問題的解決能有多大呢,最終要解決實際問題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與辛酸,而要實現我們在不同時期的幸福,同樣需要付出更多,也難怪尼采說:所謂的幸福感,就是把痛苦踩在腳底下的感覺。

那么這許多的痛苦是從何而來的?自身的痛苦更多來于自身,其中不乏故意曲解、斷章取義,進而誤導別人以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我們經常聽到的“看不見的手”、“守夜人政府”,因為這些詞已經根植于我們的經濟學基礎中,而這兩個詞的本意其實是要諷刺政府,就像牛頓說的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其實是在諷刺駝背的胡克一樣。我們常常被這樣的斷章取義所誤導,已經是罄竹難書了,而且這種做法被運用到了方方面面,尤其是在對被人進行挑剔的時候。所以泰勒斯說人最難的是認識自己,而最容易的是給別人提意見。也許這斷章取義達到了我們想要的效果,取得了成效,可這不就是同那六塊錢去買一塊錢一斤的香蕉一樣嗎?

到此為止,你可知你被我誤導了多少。

 

原文網址:http://user.qzone.qq.com/295942773/blog/1412613348

反誤導

左岸記:有一個原則同學們要記住:不重要的學術作品大可不讀,但重要的要反復重讀,讀多遍。不要相信重要作品的簡化闡釋,因為作者究竟怎樣想我們不可能從簡化的闡釋中學到。學經濟,跟學任何推理性的學問一樣,主要是學怎樣想。同學可能是天才,但不懂得怎樣想天才等同廢物。思想的法門是需要學的。沒有機會像我當年那樣屢遇高人,反復重讀他們的原作是可取的替代。——張五常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足球实时比分500 世界杯比分吧2019 在那个网站看竞彩比分 新版欢乐麻将怎么开好友房 三国之微信红包 双彩 际银配资 安徽乐乐麻将透视挂 杭州麻将下载安装 欢乐湖北麻将苹果版下载 长沙麻将规则图解 今日财富赢家报七星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