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來不及死的英雄

2014-08-18 . 閱讀: 4,076 views

我認識的一個抗日老兵死了,我很悲傷。他從一個來不及死的英雄,變成了一個死了的英雄。

作為“川人不負國”的一員,生死不茍,道義長存。于我,除了敬畏,倒多了幾分對人生的解讀。

之一,選擇有時候是沒有理由的。

他參軍,據他講當時他是學生,鼓舞抗日中,見到一幕場景:募捐時,士紳踴躍、全民激昂,自愿的、被裹挾的、被感染的。但現場,有個老師,跪在捐款臺前,誰捐錢物,勿論大小磕一響頭,擲地有聲,血流滿面。一時熱血激憤,就報名參了軍。

雖然后邊他尋找太多的理由給我講為什么參軍,如國仇家恨、堂哥也去、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以為日本人沒那么厲害等等,千奇百怪。但在我想,如青春時人生的選擇,所有的理由都是后來變造的,當時的選擇其實沒什么確實的東西。真到了你給自己的人生梳理,反倒是尋找各種必須的、堂而皇之可以擺得上臺面的理由,估摸著人也垂垂老矣。

人生的開始總是沒什么理由發端的,但每一個人的選擇真正影響你一生的,你那一刻卻根本無法了解自己的內心,或許這是自由意志的一部分?

之二,以為簡單的事情最復雜,以為會成功的一定失敗。

他參加淞滬會戰,所有的人都以為會勝利,沒那么悲觀。但是打起來就知道不是個兒了。他們就不知道該怎么打,打了半天,才發現連彈藥補給什么的都不夠。像極了老家的街頭斗毆,一群不知道怎么打、拿什么打的人,跟幾個練武的對練,周邊還一群鼓噪和看熱鬧的人,看熱鬧的比打架的人還急。

那時候他才知道打仗死人是很容易的,而且和膽大膽小沒關系,跟你沖不沖也沒關系。你要學會打仗,要學會信任別人,要告訴自己一定能扛住、能活下去。老兵也一樣懵,老兵講川內混戰的時候,就不是這個打法,現在的對手不一樣了。那時候一點都不怕小日本太能行,就是埋怨自己不行。

人生都是被裹挾著進入的,都以為人生很簡單,有可以學習的成功的人、各類范本,自己可以戰勝這個世界。但當你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會,什么都沒有的時候,你只能選擇接受這個現實,扛得住、學得會,還要相信和你一樣的人。世界不會給你埋怨對手厲害的機會,活得下去,就有機會再來。永遠不要在意,你行進人生時周邊的人不時的聒噪,活下去才能活得更好。

之三,以為注定失敗的或許會成功,人是值得尊重的。

長沙之戰,所有的人抱著必死的決心,就是大不了你從我尸體上踩過去。那時候已經打皮了,滿腦子就是打仗,有沒有錢、活不活的下去都沒關系。打仗執法隊都不用,也不用賞錢刺激,錢在生死面前屁都不是。那時候打仗就像跟自己較勁呢,我活過這一刻,陣地守住了,我沒死還收拾小日本了,下一刻無所謂。

堂哥在長沙戰死的,死的時候內里還穿著家里帶的衣服,戰前就說死了也整齊些。還沒死的時候,在救護所痛的罵娘大喊,他拿自己藏的銀元塞給醫生,才打的止痛針,但是還是死了。

人生到底是為了必輸的事情前行,還是為了必勝?你以為死很容易,但活著更不容易。英雄都是來不及死的那些人,死掉的或許只能稱得上更英勇。人生就是活著而已,你以為是為了什么而戰斗,想來也就是“活著”二字罷了。跟自己較勁比跟這個世界死磕有用的多,太多的時刻,你活下去就是人生的成功。

之四,戰爭是什么,仇恨是什么。

當我問他關于仇恨和戰爭的問題。他覺得戰爭本身就是個怪物,開始了,就跟發動戰爭和參與戰爭的人無關了。里面的血腥情仇,其實真的談不上道義了。道義是戰爭之外的行為,比如殘害老百姓什么的。戰爭中,當兵的就是活著去干掉對手、或者被干掉,或者死了也要干掉對面的人。大不了我死,死也沒什么大不了。

至于仇恨,家國情懷、國仇家恨,不是沒有,沒開戰宣傳時血也涌上來。但真正打起來,最大的仇恨是我身邊的人死了,是我的陣地死了那么多人被你們奪走了。我死可以,但憑什么是你們讓我死,我還沒活夠呢,我還沒讓你死夠呢。

我們熱衷于把我們的人生描繪成一場戰斗,人生從此充滿戰爭,你選擇了一個對手,就選擇了一種戰爭和仇恨的方式。只要你開始和世界對戰,其實已經和你的初衷一點關系沒有。選擇和自己對練還好,選擇和這個世界或別的什么人,或是臆想出來一個對手,那你行進的肯定不是你的人生,而是屬于仇恨的人生。

之五,人生的榮譽和成功

“川人從未負國,國人絕不負川”,我總是問他值不值得。他說,我做我應該做的,所以我活著、也活下來了。至于你們該做的,是你們的事情。戰爭里我是戰士,也配得上戰士的稱號,現在我也就是跟你一樣的人。至于我能不能得到什么,這個我說了不算,你們說了算。死掉的或許反而得到了,他們是英雄,我是普通人。活下來的倒還要計較我應該得到什么,或是為了死去的人爭點什么。

或許人生的成功,壓根就跟你得到什么沒關系,你越努力得到,卻永遠得不到。那些失敗的人反而是一個個悲壯的碑石,那些成功的要么需要面對下一場較量,要么夙夜拷問我該得的為什么沒有得到。

每一次的成功、勝利,都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場開始。所謂對成功最大的戲謔,就是你以為成功能得到的和你實際得到的永遠不合拍。在你享受你成功的時候,別人已經不在意了;在你以為自己還是成功者的時候,世界已經把你歸結為失敗者了。

 

其實他說的每一次都不太一樣,不是說他老了,是他總是會告訴他自己記憶的不對,還可以更豐富,或許僅僅是他喜歡對自己的記憶裝飾、篡改而已。口述的或許更接近歷史,也或許不比玄幻神話強多少,跟我們對自己的人生評價差不多。

據說,老兵去世前幾年,已經不再從夢中驚醒或是夢囈戰友,或許知道這一輩子就這樣了,也只能這樣了,沒有夢想也不必夢了。

一個來不及死的英雄,成了一個死了的英雄,成了一個死去的人。

戰士

左岸記:真實的話無需任何的修飾最感人,我第一次,第一次這么接近地聽到、感受到關于戰爭、戰士最真實的聲音,慢慢地,不知不覺對他們肅然起敬。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1分11选5走势 波音投注澳门足球指数 江苏11选5号码遗 神机策配资 甘肃11选5网上买 浙江6+1 福彩黑龙快乐10分钟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走 打麻将发微信红包代理 幸运飞艇345678真的 燕赵风采排列7 即时赔率彩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