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跑步管理學

2014-07-08 . 閱讀: 6,583 views

文/古典(新精英創始人)

“古典,很多商界大佬都喜歡跑步!”

Jamie聽我說在跑步,這么對我說,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激勵我。

她自己也特能跑,跑過東京和波士頓馬拉松。而我是一個剛起步的跑者,對成為大佬毫無興趣,開始跑步純粹是好奇 —— 我認識很多以枯燥的跑步為愛好的人,每年還飛來飛去參加各種馬拉松折磨自己。這些人大多不是宅男,還都是一些有趣又優秀的人。這里面肯定有點不試不知道的門道。

開始跑才知道,和機械重復的外表不同,跑步是一項極其敏感的活動 —— 你把身體向前傾斜一個細微不可見的角度,把手臂稍微擺高一點,速度立刻便有所改變,下一步小腿肌肉就會受力不同,呼吸會在十秒后變快,心率則會在 1分鐘后提高,而這些細微的影響的積累,會在 1公里以后讓你越來越平順,或者受不了停下來。在跑步機上看韓劇的人們,也許很難體會這些吧。

也正是因為這種敏感,跑步與管理及其類似 —— 看上起你在為要在某時達成某事持續做同樣的事,但表面重復之下,需要無數次的微調,這些小調整或對或錯,逐漸滾動如雪球,在日后積累出巨大的不同。改變你人生的也許不是驚天動地的大決定,而是那些日積月累的細小調整。試舉其三。

“全力以赴”最可怕

為什么人們痛恨長跑?大部分人是被中學的跑步經歷嚇到:從來不鍛煉的你雙腿微抖站在 400米操場跑道上,隨著體育老師一聲哨響萬豬奔騰。你生怕落后,全力以赴。第一個 400米就心砰砰狂跳,跑到第二圈肝開始疼,而且你還發現有個孫子第二圈才加入隊列,超過你在前面做痛苦狀沖線,然后是整整一個上午的惡心頭暈……有這種印象的你很難不痛恨跑步。

真正健康的長跑需要壓低節奏,千萬不要一上來就“全力以赴”,以能夠正常和朋友說話聊天想事的節奏往前跑,并且一直保持下去。幾分鐘后,呼吸、心跳、腳步逐漸合拍起來,匯聚成一個獨特的節奏。此時跑步變成為一種享受,內在的節奏穩定一致,而外在的景物流動,隨著春夏秋冬,世界在你身邊流轉起來。

同樣道理的是管理 ——大部分的人之所以痛恨管理,因為他們的第一次的管理或被管理經驗極其可怕 —— 一次不得不開始的嚴肅談話,主持一個明知道結果操蛋的會議或者是一個必須周末做出來的項目。這讓很多人一上來做事情就“全力以赴”。全力以赴的管理和跑步一樣,都不可能長久,一旦你的熱情和自控力消耗完,你就會落入如高中跑步的狀態,頭暈眼花,發誓再干是孫子。而一個一拍腦袋熱情的項目,即使最后成功,也會在結束后讓你懶得碰流程表、會議或者溝通很長一段時間 —— 失去了自己的節奏,看似走得快的人,現在變成最慢的了。跑步如人生,長遠的勝利,來自于把握自己的節奏,

要看多遠?

跑步要看多遠?標準動作說,要平視看前面大概 5米的地方,但是在真實的跑步中,看哪里很有學問 —— 一旦你面臨上坡,跑得很累,你就可以把視線往下看 —— 這時地面嗖嗖向后,讓你的潛意識覺得自己跑的還蠻快的。而一旦你跑的很舒暢,你不妨把眼睛看遠一點,看到遠處的目標,讓你更有動力。

人生管理何嘗不是一樣? 當難度很高處境難熬,最忌諱的就是看得太遠,此時不妨給自己定個短期目標。而當人生比較順當時,一定要拉出個戰略高度來,想想更遠的未來,風物長宜放眼量。太多生活一直太順而習慣了遠視的人,遇到個上坡眼光收不回來,就會一直卡在某個坡下,或者雖然跑著,卻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好。

別當裝備黨

如果你周日早上去北京奧森公園,你會看到裝備黨們集會 —— 他們皮膚白皙,戴著專用跑步太陽眼鏡、耳掛耳機連在臂帶上的手機上、手臂下面是專業測心率的手表;身著熒光綠領跑速干衣、黑色半長緊身褲下帶著 2個護膝,配一雙極炫的跑鞋,慢慢的被一個穿大褲衩的大爺以溫柔而堅定的速度超過 —— 太陽眼鏡有效的遮檔了臉紅。

裝備黨的問題是什么?用一個哥們舉例 —— 他一開始跑步,覺得需要聽歌保持節奏,然耳機總掉,于是買了頭掛式。接下來耳機線又總是晃來晃去惹他心煩 —— 他認定這個才是他突破 3公里的障礙,于是網購了連耳機的頭戴 MP3,終于聽上了音樂。于是他發現大部分歌曲與跑步時的心率不符,會產生干擾。他又花 2天找到專門根據心率找歌的網站下載大量歌曲。你以為現在一切到位,可以開跑了嗎?他的注意力又指向了北京的霧霾,據說上 100對身體不好啊……是不是該搞一個運動口罩啊(還真有這個東西啊!)

看出來了嗎?裝備黨們的最大問題,是他們關注的不是目標,而是不斷轉換裝備的新鮮感,這新鮮感給他一種“自己在變好”的幻覺,而這幻覺則讓他忘記自己的無能 —— 一旦一個人迷上這種新鮮感,他(和他 的團隊)就會處于不斷的尋找新的“趨勢”“模式”或者“工具”的路上,每隔一段時間換個方式,幾次下來,耗盡人生與可能。

其實最好的跑步者,都是系上鞋帶就能開始跑的人,而最牛的管理者,不是每天玩 PPT講概念天花亂墜的人,都是把自己肉身鍛煉得爐火純青的人兒啊。

我要告訴Jamine ,商界大佬都跑步,我有點信了。

跑步管理學

左岸記:

“當我跑步時,我在想什么?”村上君說,“提這種問題的人,大體都沒有長期跑步的經歷。”普通人的跑步,大概是為了不想什么吧。而對于已經習慣了跑步的人,跑步對身心的調節應該是很有幫助的吧。“當受到某人無緣無故(至少我看來是如此)的非難時,抑或覺得能得到某人的接受卻未必如此時,我總是比平日跑得更遠一些。”

跑步,就是讓柔軟的時間和氣流在有節奏的身體運動中變得無限充盈。如果你是個修行者,那么跑步正好是個很好的途徑,村上跑一百公里超級馬拉松所達致的境界是令人羨慕的:“我現在的世界,從這里到三公尺前就結束。沒有必要想更前面的事。天空、風、草、吃草的牛群、旁觀的人、加油聲、湖、小說、真實、過去、記憶,這些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然后他跑過了七十五公里,“好像一下子穿過了什麼東西……簡直像穿過石壁那樣,身體通到另一邊去了”。他發現在“跑到最后,不只是肉體的痛苦而已,連自己是誰,現在正在做什麼,大體上這些事都從念頭中消失了”。“我是我,我也不是我。這樣覺得。那是非常安靜的,靜悄悄的感覺。所謂意識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這樣的人生可能無常而無益,或者效率極低。那也無可如何。就算這是往底上漏了個小孔的舊鍋子倒水般的虛妄行徑,起碼曾經努力過的事實會留存下來。不管有無效能,是否好看,對我們至關重要的東西,幾乎都是肉眼無法看見,然而用心靈可以感受到的。而且,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往往通過效率甚低的營生方才獲得。即便這是虛妄的行為,也絕不是愚蠢的行為。我如此認為,作為實在感受,作為經驗法則。”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皇冠比分90vs指数比分 哈尔滨手机麻将群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安徽闲来麻将下载最新版本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的 聚天下配资 游戏欢乐麻将下载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大赢家比分直播比分 国标麻将百度百科 吉林快三96稳定群 金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