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只能走過悲傷,不會從悲傷中歸來

2014-05-22 . 閱讀: 7,314 views

山區支教的朋友歸來。

聊起未被這個時代沾染的小朋友們,和那些走出來又回去的人們已然不夠澈靜的眼睛,有點無力和蕭索的遺憾。然后繞到現在是人都會聊的話題,“勿忘初心”。

按他說來,或是大家說來,“勿忘初心”是抵御這個世界侵蝕的靈丹妙藥、護甲神器。有了這個符咒,要么受傷了能自愈、要么傷了不疼、要么如致幻劑讓你奮勇螳臂,最不濟伴著鼻青臉腫的自己在角落里痛苦悲傷,那也是唯一可以在淚眼里看得到的光亮和些微的溫暖。大不了,風云際會我自巋然,滄海橫流我“勿忘初心”。

然后就想起來老謀子的《歸來》,催不催你的淚不說,往“正能量”想,愛只要在,不管經歷如何的劫難、遺忘、猜疑、悲傷、背叛…,“難忘初心”,一定可以歸來,人性的回歸、愛的回歸,回歸人性、回歸愛。我倒是想,真的矯情一定是充滿著悲傷和宿命的,是最真實、最理性的感性,“你只能走過悲傷,沒人能從悲傷中歸來”。

初心是甚?愛、勇氣、新鮮、純真、理想、夢想、健康、快樂?還是就是為了閃回一次,歸零重新進化?還是只是證明如今的我與當初的我差異有多大,不是我沒有純初,只是這個世界有點惡意針對我?我一直保持我重新來過的夢想,一直小心呵護我的純初不被世俗沾染,隨時剎那重來?

審視自己是跟自己的對話,審視世界為了證明自己活著。審視世界不是審美,只需要明確美丑;也不是審視道德,那只存在對錯;也不是探究政治,只分朋友敵人。審視世界該是為了了解世界吧,把自己描述成捍衛“初心”,這個世界看似就骯臟的過了頭。純凈總是因為瑕疵才更潔凈,純初卻讓人潔癖,有點花粉就哮喘,不是世界多臟,是自己太脆弱。

把初心放在保險柜,未必保險,還可能慘白、脫水、不扛饑寒,沒事翻弄出來,也可能物是人非、變異詭怪。初戀是記憶美好,不是人事美妙;初心是現實殘酷,初心未竟。追憶似水流年,記憶都被刪改,何況初心?拿著初心顯擺,無非現實很凄慘,自己無力罷了。逃避也要找個借口,承認失敗也要冠冕堂皇,找個初心似乎已該是個遮羞布和白旗飄飄。

人活著的證據,無非是看出舊東西的新美麗,在悲傷里開出喜悅的花。愛如此,心也如此。沒有什么初心,只有現在的自己。生命大抵是個悲傷的旅程,點綴些喜悅和幸福。你總得抓緊時間活著,因為你奔著死去的,念叨初心,跟探究這個宇宙如何發端差不多,不知其始、不知所終。

期望靠著“勿忘初心”就能披荊斬棘,重來一次,把自己曾經妥協的、選擇的、不能堅守的,統統再來一次。動物進化還可能平行進化,你重來一次,不會就靠著初心戰無不勝、絕無紕漏,一定還是這個模樣。該選擇的時候你也一定放棄選擇,該堅守的時候一定繳械投降。

你靠著無數的遺憾活到今天,靠著無限的希望去活明天,只剩下今天現實。這還不足你惜,沒事還想著初心,期冀人生能再來一次,里外里沒活著、沒活過。夢想靠堅守,理想靠行動,握著初心,惟余下唏噓。初心忘不忘,在于你今天做著什么,不是小心翼翼的體察,保險柜里的初心還在不在、何般模樣。

無論你是否做好準備,這個世界并不打算等你。雞湯喝多了,沒讓你正視這個世界,自然以為世界會為你留一扇門穿越。一個“勿忘初心”的響指,就嗖一下回歸初始,卻總是發現不是得意洋洋的響指,最多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念叨一次扇一次。

忘掉初心而不是勿忘,念著“勿忘初心”的符咒,你絕對不可能刀槍不入,遮上的也是你自己的眼睛。你可以微調、可以堅守,但絕對做不到跳轉。量子級別,跳來跳去,誰都無法認定。可惜到了你這個活生生的人,下一步你其實比誰都清楚該是怎么樣。沒有驚天逆轉的情節,也沒有石破天驚的結果。你既不是勇士拯救水深火熱的你,也不是受虐狂世界都對你凌虐上癮。忘掉初心就好,起碼不是時時刻刻給自己找悲傷的理由、比較的結果。

悲傷總是密布的,特別是你把“勿忘初心”當做神位的時候。一個接一個的悲傷,你總是要走過去,除非你跟這個世界告別。但指望著你能從悲傷里毫發無損歸來,不算妄想,最多算YY。無須甄別現在的心和初心的差異,只需要看看自己的眼睛是否還能明亮,看看今天做的和你做到最好之間的縫隙,那中間透過的光亮,就是你明天的方向。

注定,你只能走過悲傷,不會從悲傷中歸來。

從悲傷中走過

左岸記:“勿忘初心,方得始終”是《華嚴經》中有一句話,一度因被喬布斯推崇而風靡。這句話掛在嘴邊念念,倒也無妨,就像“阿彌陀佛”、“Oh,My God”一樣,提神醒腦,居家旅行必備。問題是這個“初心”到底指的是什么,不能是現在我走不下去了,悔不當初啊,也不能是我當初是這么想的,身不由己啊……“初心”不能當成現在的借口,不然日子過得也太“粗心”了。“初心”是還未長成的心思,“初心”用來提醒自己走了多遠,倒是個很好的定位。如果悲傷是一條河,你是否會在淌到一半的時候,哭著退回來呢?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澳门亚洲即时赔率 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吉林时时彩 免费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任选9场 皇冠即时比分赔率 宁夏11选5电子走势图 鑫福网 365nba篮球比分 女孩与枪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比分直 90比分网篮球即时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