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腳踩的地獄只是天堂的倒影

2014-04-28 . 閱讀: 8,818 views

Written by -?午歌
.
浩子大學時跟我一個班,在院籃球隊里是我的替補。他身體素質很好,人生的又高又帥,可惜就是太懶,球技稀爛,適逢重要比賽,一定全場板凳。他每每賴著隊長要上場沖殺一陣,放他上去就是一陣胡搞,要么亂放“三不沾”的三分球,要么搶籃板崴腫了自己的腳脖子。
.
這還不算,浩子成績很差,基本屬于曠課專業戶,倒是談戀愛、打架、組建網游戰隊啥的樣樣精通。
有一天,浩子鬼使神差地跟我講,班長,現在我他媽的混成咱學校老大了啊,你要是有人要砍,吱聲啊!
我說,暫時還沒有,先謝了哈!
浩子伸出健身指凌空一戳,說道,不客氣,自己人,吱聲啊,一定吱聲!
.
浩子的命運從大四時發生了急轉,整個人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往前沖。先是球技精進,發奮圖強地鍛煉身體,緊接著,全年曠課,到社會上組件了一個模特演藝隊,自己做經紀人,全國走穴賺銀子。
.
那個時候,浩子經常在半夜三更給我打電話,內容循環往復,大體可以分成三類:
其一是,班長,你猜我今天賺了幾萬?
其二是,班長,我昨天被追著揍,你猜我被幾個人砍?
其三是,班長,學校點名你可一定要幫我頂住!
.
我通俗的回答是,你要平安地回來。你現在的點名可是全勤的,要是回不來,我估計要被學校砍了。還有,盡量早一點,我快頂不住了。
我苦苦地頂了一年,畢業前浩子因為自控成績不及格的事被學校翻了出來,自控老師硬生生地要把他按住留級。
.
浩子收到消息,殺氣騰騰地趕到學校找自控老師拼命。自控老師曾留學東洋,不但治學嚴謹,生活、衣著也極像扶桑青年。印象里,大學期間她好像整天穿著絲襪短裙,就算飄雪的冬日,也不忘展示一雙不穿褲子的美腿。
.
浩子說,我他媽找?“布川褲子”拼啦!
我說,你淡定點,布川其實人不壞,就是在扶桑多年,人也變得有點一根筋,你跟她好好談談,興許還有戲,千萬別動手。
我說,記住,絕招是裝孫子。
.
浩子去找布川理論,我等損友守在辦公室門口竊聽。
浩子苦口婆心、聲淚俱下地講了半天,最后布川輕聲地問了一句,假如我放你畢業,你有什么人生理想?
.
浩子說,我的人生理想就是畢業三年掙足一百萬。
“哈哈哈”,辦公室里,布川發出地動山搖般的笑聲,她讓浩子趕快滾蛋,她說,一個連自己干什么吃的都不知道的人,到社會上能有什么用?
你—留級留定了!
.
這之后,我們畢業,浩子留守,杳無消息。
又過了一年,浩子打電話說,他畢業去新疆打CUBA了,賺了幾雙好球鞋。
又過了一年,浩子打電話說,原來大學的球隊有人結婚,問我要不要一起隨份子?
我說,隨吧!你告訴我賬號,我打錢給你,浩子說,那點小錢,你甭管了。
.
又過了兩年,浩子打電話說,班長,我隨份子的錢,你能不能趕快打給我?
我說,行啊!你在哪兒呢?急嗎?
浩子說,急,我在等著趕飛機,你丫快點,餓死我啦!
.
此后又過了好幾年,我一直沒有浩子的消息,直到去年,他來杭州出差,特意租了輛車開到寧波來看我。
浩子好像變了,眼神里不再有戾氣,裹在金絲鏡框里的大眼睛,?跟住上豪宅似的,有股雍容的優柔。
.
我說,你這幾年跑哪兒去了?
他說,我去了哈薩克斯坦。
我說,去干甚啊?
.
他說,我畢業進了一家管道公司,然后搞工程施工,其實我挺能吃苦的,后來就出國搞建設了。
我說,好啊!我正計劃搞畢業十年同學會,你到時一定要來啦!
浩子說,行啊!同學會我個人要捐點錢出來。不過,要是布川褲子來,我就不去了。
我說,為啥?
浩子說,布川看不上我,認為我不知道自己干啥吃的,我怕她再看見我,對她的人生打擊太大。
我說,布川不是特鄙視你的理想嗎?你實現了嗎?
浩子說,“理想?”他熟練地推了推金絲眼鏡,軍統特務一般,一本假正經地說,三年一百萬那個嗎?已經超額完成了。
.
我說,對了,你國外待得好好的,干嗎要回來?
浩子說,我媽走了,你知道嗎?
.
我一時語塞,定在半空。
浩子說,我媽得的是癌癥。
浩子說,我其實出國拼命掙錢,是給我媽做醫藥費用的。
浩子說,我趕著回國,是因為我知道掙再多的錢也沒用了,我要陪我媽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
浩子開始慢悠悠地跟我講解如何在人生的最后歲月里陪伴母親。這完全不是他在我腦海中的一貫印象,他很淡定,仿佛在訴說別人的故事。他很冷靜,抽絲剝繭不帶一絲火氣地告訴我:他如何燒菜做飯,一勺一勺喂母親吃;他如何洗衣拖地,一點一點地給母親擦洗身體。他如何自學按摩,讓母親舒服一點,又如何在母親小睡的間隙,瘋顛顛地沖回家看望父親。
.
因為是癌癥晚期,醫院不建議進行手術切除。
父親很漠然,很猶豫。父親跟他說,到底做不做手術的事情,由你來定,我已經無法承受了。
浩子聽完父親的話,把自己關在衛生間里,指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遍一遍地罵,我為什么這么蠢?為什么下不了決心?日子為什么會這么難?
然后他用頭撞墻,大嘴巴抽自己。
然后,他推開窗戶,瞪著樓底,掂量著是不是要一把結束這苦難的日子。
.
然后的然后,他在衛生間清洗了哭紅的眼睛,攢著一張笑盈盈的臉,上了發條似的繼續燒菜做飯,繼續洗衣擦地。
.
“最后,還是瘦成了一把干柴。”浩子說,“媽媽走得很安靜。”
“追悼會的那一天,想不到醫院來了很多人。病友、護士,還有特意請假趕來的主治醫生,他們說,沒見過我這么孝順的男人,他們越說,我越哭得厲害。我哭得喪心病狂,很多人都拉不住,索性跟我一起哭起來。”浩子說。
.
我和浩子坐在江東區新河路上的一家咖啡館里,午夜一點半,咖啡館準備歇業打烊。燈光幽暗而昏黃,遠遠的,服務員開始收拾擦地,我們兩個忽然抱頭痛哭。
寧波的秋夜很安詳,江風穿過法桐的葉子,嘩啦啦的像要揉碎這個晚上。
.
浩子說,?別哭了,咱倆加起來快有3米8了吧?!
我說,是啊,咱們兩個大爺們兒,別再給人家嚇著。
.
我們從咖啡館走出來,沿著江邊溜達,我說,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浩子說,接下來,我要找個好姑娘結婚。
浩子說,我的條件不高,就是有一樣,要容得下我爸。結婚以后我要我爸跟我們一塊兒住。
.
浩子終于搭乘一輛出租車,消逝在秋夜的盡頭。臨走時,他說,你還記得畢業前,咱們打全校?“三人制”(籃球)的時候,被三個兩米多的大個打得像狗一樣嗎?
我說,記得,你不是扔進了人生第一個三分球,然后咱們壓哨逆轉了嗎?
浩子說,是啊!扔之前,我就傻逼呼呼地想,臥槽—快點結束吧!
.
我曾經看到過一句詩,“你腳踩的地獄只是天堂的倒影,我唇角的故事終將是時間的灰燼”,浩子的生活正好印證了前一句,而我迫不及待地想把這些記錄下來,我想,等到時間化為灰燼,還會有人們在唇角掛記著這些故事。
這絕不是小說,也不僅僅是一個故事。
.
本文摘自《綿綿:我只是不想和大多數一樣》,編輯已授權發布。
.
?綿綿·我只是不想和大多數一樣
.
?內容簡介:

那個不愿意隨波逐流的你,那個在迷茫中成長的你,那個受傷也偽裝堅強的你,劉同、十二、麥洛洛、盧思浩,他們曾經也都是這樣的你。在這本《綿綿》里,他們分享了自己的成長故事,都是我們該早點明白的那些事:學業、生活、友情、愛情。

我們不想變成曾經討厭的人,但更不想成為面對生活抱怨 不止的歇斯底里者。“我只是不想跟和大多數一樣”不是一句標榜個性的空洞口號。我們希望這一期《綿綿》能教會你如何努力生活,并且過得千姿百態。不奢望每個人都能成為大富大貴者,但愿每晚入睡時,我們都可以安心地說一句,我過著我想要的生活。

···為了讓自己被人記住,我們一次又一次在內心塑造一個不像自己的自己。 比別人更堅強,比別人更能偽裝,比別人更能委屈自己,也比別人更柔軟。直到有一天,遇見一個人,他們說:不要太辛苦,做你自己就好。——劉同

···時間在走,既然再也回不到過去,那就好好地奔向未來。 我們都會改變,變得更好,或者變得更壞。但有一天,回過頭看來時的路,青春正在身后注視著我們。請讓她翹起拇指,而不是豎起中指。——宋小君

···我必須接受自己本來的樣子,接受自己孤單的樣子,挫敗的樣子,失落的樣子,學會和這樣子的自己相處。想要克服這些,首先就要接受這些,接受自己所有的缺點。——盧思浩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重庆时时新浪爱彩 上海快3 打麻将赢现金红包 股票配资中心 国标麻将共有多少张牌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手机 辽宁35选7走势图 成都麻将规则下叫 时界门之将军 辽宁体彩33选7全部历史 二人麻将棋牌玩钱 澳洲幸运10玩家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