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有愚昧的權利嗎?

2014-04-17 . 閱讀: 4,874 views

文/奧卡姆剃刀

我父親迷信張悟本式的養生理論,經常跟一幫志同道合的老伙伴們交流,前陣子迷上了撞樹,大清早一幫老頭到公園的小樹林里集合,一人找上一顆樹用身體的各個部位去撞,我父親撞得最賣力,結果因軟組織挫傷而進了醫院。我指導的助教懷孕了,不僅第一時間穿上了防輻射服,液晶顯示器前還多個了盆仙人掌。

父親以我為豪,常在外面吹牛大兒子是教授和作家,但在家里卻對我講的科學道理一點也聽不進去,盡管我陪著小心慢慢講,觸及到核心問題還是會遭到他的強烈反感,我幾句話就能把他的歪理邪說將死,他會暴跳起來罵我中了科學的毒,我跟他談的目的只是為了他的身體健康,若當下把他氣進醫院就搞反了,只能停止對話,而在背后加強了對他的監控。我指導的助教很清楚我對輻射流言的態度,讀過我寫的辟謠文章,也當著我面嘲諷過這些流言,當她身穿防輻射服端著仙人掌進辦公室時,把我怔了一下,她解釋說“都是愚昧的老公買的,沒辦法啊~”我當然只能微笑地表示祝賀,接過仙人掌幫她擺在顯示器前。

有統計稱中國人中有科學素養的人不足3%,我應是這少數人中能寫科普文章且有一定影響力的更少數的人,可連我都沒能影響到親人和同事。我父親心里知道我是為他好,但要他徹底否定支撐了他一生的思維方式,這當然是極難的,我也充分理解他的憤怒。我的助教是在應付我還是在應付她老公?這并不重要,思想認識是一回事,在世俗的環境下做的卻是另一回事,這也很正常。

有科學素養的人很少,有能力有熱情做科普宣傳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有趣的是,在這少之又少的小群體中,還分著鷹派和鴿派。鷹派認為愚昧認識會影響社會進步和人類的福址,應對其進行毫不留情的打擊,鴿派沒有這種宗教化的使命感,主張用受眾樂于接受的方式把科學道理講出來,并把相信權完全交給受眾。其實雙方對愚昧思想的認定是一致的,區別的只是對愚昧思想的態度,前者激烈,后者寬容。假若我是鷹派科普人,那該如何對付我的父親和同事呢?跟我父親的歪理邪說做堅決斗爭,直到把他氣進醫院,然后在病床前繼續交鋒?勒令我的助教脫了防輻射服并把仙人掌扔掉,否則就不讓她進辦公室?想必一般人都不敢這樣做,這種極端行為會遭受全社會的唾棄。

科學的深邃強大令我著迷和尊崇,也使我樂于去傳播并與大家分享,但同時我也清楚,在人類的認知范疇內,科學主要進行的是客觀領域的真偽判斷,還有道德領域的善惡判斷,藝術領域的美丑判斷,生活方式的價值判斷等等,不能在所有領域內都堅持唯科學標準。真正懂科學的人都懂得“適用范圍是科學理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道理,任何科學理論都是有明確的適用范圍的,超越范圍使用就是一種偽科學行為。

《NATURE》曾做過統計,相對于多數美國人信上帝來說,科學家信上帝的比例就低很多,美國頂級科學家信上帝的占7%,其中生物科學家的比例最低,僅為5.5%,而且比例還呈現逐年下降趨勢。但宗教作為伴隨著人類文明發展而來的一種普遍現象,遠不限于客觀認知的真偽范疇,還延伸到道德教化,心理安慰,人文想象等眾多領域,籠統地把宗教與愚昧劃等號是不妥的,不由分說地往信教者的腦門上貼個愚昧的標簽,甚至把數學成績不好的人通通認定為愚昧者,并主張限制他們在公共領域內的言論權,這種打著反宗教旗號的鷹派科普,已隱然有了“科學教”的苗頭了。

憲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在無神論者看來,這是國家在保護一部分人選擇愚昧的權利。鷹派科普人認為人們沒有選擇愚昧的權利,我與他們不同,我尊重人們選擇愚昧的權利,不僅包括宗教信仰的權利,還包括我父親相信歪理的權利,我同事信偽科學的權利......權利已不屬于客觀認知領域的真偽判斷范疇,不能再用唯科學標準去劃線了,鷹派科普人主張剝奪愚昧權利的初衷是好的,是為了讓社會更進步人類更幸福,但問題是你能采取什么樣的手段來剝奪呢?例如你準備如何剝奪我父親的愚昧權?愚昧是個普遍的社會現象,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也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觀,好比人體里總是存在著很多有害病菌,人類只能選擇與其共存,用強射線的確能把它們都殺光,但人也就活不成了。在人類思維領域內剝奪愚昧權是個不可實現的任務,剝奪人們自由的思想認識權,往輕里說是烏托邦,往重里說是法西斯。

我也曾經很鷹派,自05年開始就在網上跟偽科學人士進行斗爭,激辯無數樹敵良多,雖站在科學邏輯事實的高地上大占上風,但回想起來卻沒有真正說服過一個人,原因在于當時針對人的態度,我當眾拎著對方的耳朵大喝一聲“你是個傻瓜”,然后用強大的事實證據、科學知識和邏輯思辯去證明他的確是個傻瓜,即使他最終無力反駁我,但自尊心也會令他對我講的道理非常排斥,甚至與我為敵。后來,我把重心放在了人背后的錯誤觀點上,目標對事而不對人,在尊重對方思想認識權利的基礎上去分析觀點的正誤,即使不能說服他本人,但也贏得了大量旁觀者的認同。

王小波曾說過,科學把道理講得如此清晰明白,你要還不信的話,未免會覺得自己太笨。科學本身的強大才是科普影響力的根源,那種在網上給受眾貼上愚昧標簽并高調呵斥的做法只會令人反感,對科學傳播事業來說弊大于利。科普的正途應是把科學的聲音大聲地說出來,令更多的人聽到,而且要在尊重受眾人格的基礎上,用他們樂于接受的方式去說,這才是更自信更有成效的做法。

原文鏈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7e111d0101gzjb.html

表象與實質

左岸記:講到影響,勺子在他的《影響》這篇文章里對影響力的解釋非常的到位——影響力指的是用一種為別人所樂于接受的方式改變他人所樂于接受的方式,改變他人的思想和行動的能力。

原文如下:

我們公司有一哥們很有一些意思,方肘子的鐵桿粉絲,毫無理論的反對中醫和支持轉基因,其實這些都沒啥,那是人家的個人信仰(或說愛好)的自由,但是強力拿出來影響他人就不對了啊,這跟我們去境外旅游時遇到的滿大街的大法輪有什么區別。他已經到了買一些方肘子的書強迫他的朋友們去讀去看的地步,還每天查問進度,人家根本就沒興趣嘛,然后生氣,說:你花點時間讀一下這本書不會死吧。我看,這件事情真是挺無趣的。

有一句話叫不作死就不會死,我們還是來扒一扒應該怎樣去正確施加影響吧,這個會比較有現實的意義。影響,字面的解釋指的是對別人的思想、行為或事物所起的作用。這個字,其實是有兩個層面的意思的,舉例來說吧,「他,追求高品質的音樂是受了一位老師的影響。」這樣是比較正面的影響。再如,「我們房間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動作小點不要太大聲啊,影響別人休息的。」這樣的影響就不太好了,是吧。

其實我特別能理解,就是有些人一天到晚削尖了腦袋想去影響別人,這本身是沒有太大的問題,愛表現者之常情嘛。到這里,我要延伸講到另外一個關鍵字:影響力,因為你要影響別人你得有影響力,什么是影響力呢?一般認為影響力指的是用一種為別人所樂于接受的方式改變他人所樂于接受的方式,改變他人的思想和行動的能力。

看見了嗎,影響力首先是用別人樂于接受的方式去改變,更重要的影響力是一種能力,要對別人施加影響(力)要靠能力。而且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初級階段,你得有能幫助他人把問題解決的能力,包括但不限于答疑解惑或者解決具體的問題,如此,別人才會覺得你是一個有用的人,這跟影響(力)一毛錢關系都還沒有。沾到邊的時候,你已經進入中級的階段,那就是你要能夠授人以漁,讓別人擁有自己出海打魚的能力,如果那個別人不是一個大傻逼,人家會感激你的,你也成功對他或她施加了影響。

當然,也存在另外一種的可能,那個人家在掌握了捕魚技術之后,而且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然后把你推下水了。在這個過程中你的影響力就不應該只是技術的輸出了,而在于價值觀的輸出。

如果非要說的徹底一點的話,那是“做人”有關的事情!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极速赛车走势 球探比分足即时比分 投资人的股权分配 双色球组选是怎么玩 极速赛车下载 10年经典老版单机麻将 青海快三开预测 澳洲幸运5人工计划 青海十一选开奖结果 安徽打什么麻将 单机版四人麻将 青海11选5彩票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