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愛如拔牙

2014-04-10 . 閱讀: 6,631 views

“爸爸,爸爸,我又掉了一顆牙。”兒子跑過來,給我展示掉的牙齒。

“爸爸你看,這牙長的好丑哦,就是那天給你看已經動了的那一顆。”

“哦,那是下邊的那一顆,記得扔到房頂上哦。”

“爸爸,我都掉了14顆了,我們班還有掉10顆的,那個***都掉了28顆了。”

“記得不能舔哦,舔多了長歪了,爸爸牙齒就是掉牙老舔,長歪了。”

“好的,知道了。”

延續每個家庭的老習俗,每個孩子的經歷。牙掉了總是很丑的樣子,是因為可以近點看,還是因為無用了?掉了牙齒,沒誰不舔,至于長歪和這個什么關系,誰知道呢?孩子掉顆牙齒欣喜快樂,或許跟證明成長有關;成人拔顆牙,痛苦的無以復加;及至老了,掉顆牙,總會唏噓自己老去的人生。

突然,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個段子。我的牙醫曾經跟我講:“放手如同拔牙。”拔掉的那一刻,你會覺得解脫。但是舌頭總會不由自主往那個空空的牙洞里舔,一天數次。不痛了不代表你已完全無視,留下的那個空缺永遠都在,間或甚至異常掛念。適應是需要時間,但牙總是要拔,因為太痛,所以最終還是要放手,let it go。

放手如拔牙?愛如牙齒?愛如拔牙?

有些東西,存在的很卑微和不彰顯,卻又重要的無以復加,如牙齒、如愛。牙口不好,吃嘛嘛不香,這個人生起碼無聊的緊。缺了咀嚼的快感和加工,味道不好不說,似乎也不易消化。不好好養護,自然早晚讓你吃痛。也有相信牙齒萬能的,恨不得展示自己能啃磚,于是早晚滿嘴漏風;過于養護的,冷熱酸甜不沾,定期美容的,也或許過頭了,一顆沙子就崩掉了。

小孩子掉牙,重來不擔心,因為還會長出來。類似你曾經青春的愛戀,你永遠會覺得未來的更好,甚至松動了,還沒事晃晃它,讓它早點掉。除了第一顆牙,大驚小怪,留幾張羞澀的抿嘴照片之外,其他的牙早就忘的干干凈凈。掉的時候,沒事舔舔,后邊長出的時候也舔舔。前邊的和后邊的關系不大,偶爾形狀大小,似乎也沒什么關系。

成年了,這個牙齒最好別惹事,見惹事都是痛苦事情。以為自己成熟了,習慣了,但真碰個要拔牙的事情,那痛不欲生的樣子,比小孩子還不如。有人拔牙干脆,長痛不如短痛,拔了透風還涼快。有人充分享受牙疼的痛苦,那是要自己充分享受給別人充分展示,見了鉗子那是驚恐萬狀,打了麻藥,也要痛苦的哼哼哈哈一下下,應景表現。拔掉了的牙,要收藏幾天,隨處展示和暗處審視,回想回想痛楚,卻一定忘記了牙齒曾經的模樣和效用。

倒也有另類的,一個狗啃屎,門牙崩掉,飛來橫禍。或是純粹為了美觀,敲掉滿口牙齒,做個烤瓷的,潔白如玉,光亮如新。且不論是拔的,還是磕的,還是為了看著美換的。光鮮是夠了,功能也算完善了,可惜的是咀嚼無力,影響口腹之欲。

該拔的牙是要拔掉,要不真的很痛,只是為什么總忘了是如何到了必須拔的地步;愛該走的時候一定會走,很痛,有很突然的也有自愿的。你可能會忘了為什么愛會走,如你忘了對牙的養護,忘了怎么使喚牙齒,忘了出點縫隙,你不是照顧,而是不停的找什么牙簽之類的折騰。

你以為愛是萬能的,和以為牙是萬能的差不多,真不萬能的時候,一定是痛;你過度養護的,早晚也告訴你那個東西是用來用的,用來生活的,還是痛;你沒事因為一點點縫隙就不停鼓搗,不去補救還不停折騰的,早晚要告訴你需要拔了他,依舊是痛;至于事發突然,或是為了美觀,看似無奈或是堅決,最后的痛似乎耐得住,卻早晚讓你食之無味。

一個醫生朋友說過,牙齒這個東西很神奇,你掉了一邊的一顆,可能影響你很多的咀嚼。因為你會換邊咀嚼,會累及另外一邊加速老化;還告訴我,牙齒還是原裝的好,因為咀嚼的感覺是食物味道的一部分;沒事叩齒三百下,會當八十碎核桃;牙簽比牙齒問題更邪惡;智齒這種成年后的牙齒,沒事摘掉算了,要不他老和原配爭位置。諸如此類的。

哦?那我呵呵一下?初戀如牙箍,雖然很痛也讓你青春期隨時惦記,但成年后還是滿嘴好牙,好用好看;牙到拔的時候就拔,但記得未來最好養成好習慣,別總拔;該補要補,該養護要養護,該使用使用,不羨慕別人的潔白,得意自己的健康;牙拔掉了,可以舔,畢竟空缺了,畢竟漏風了,可以惦記懷念,但還是要補上新的,聊勝于無。你也會忘了曾經的牙,除非因為牙掉的期間,你改變了咀嚼習慣,從左腮幫子胖,轉成右腮幫子胖,倒是平衡了,就是胖。

愛就是愛,牙是牙,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倒是愛,沒有無用的愛,也沒有萬能的愛;愛不是為了外面的誰看著漂亮,愛是讓你活著更有滋味的;愛不是沒有,就讓你活不下去的東西;愛會讓你活得更久,雖不起什么決定性的;愛需要養護,但既不是跟縫隙對練,也不是養護過分;除了偶然失去或你刻意放下的,你總是能讓愛更長久些;真的有一天,該放下了,還是放下,痛也好珍惜也好,總要放下才好。

你的牙還好?你的愛還在?

愛如拔牙

左岸記:愛如水,無形無象,裝在什么容器就會是什么形狀。最初都是透明的,你卻不斷地給它加入顏色,開始總是單純的,后來就看不出是什么樣子了。
?
人們常說,不能自拔的,除了牙齒,還有愛情。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就如牙疼般要命。或許愛情從來都不應該如此沉重,只是我們一直都不知道該如何輕松。其實愛情的本質是相悅,每個人都有必要讓自己快樂,若是不快樂,又何必首鼠兩端呢?蹉跎了歲月,最后也只是灰了彼此的心。有兩個詞是最不能信的,一個是愛情是自私的,另一個是愛不需要理由。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极速赛车走势 诚赢诚达 希恩配资 11云南选五5开奖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福建快3 26选5今晚开奖结 深度斯诺克比分直 东北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上海股票配资 伟大魔术师 google 世界杯比分预测 大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