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掃黃

2014-03-18 . 閱讀: 6,556 views

“爸,我在東莞玩被抓了,速匯款5000元到李警官工行卡×××,別打電話報警,也別跟媽說,等我出來先,快!”如果你最敬愛的老爸突然收到這樣的短信,你猜他會怎么著?英明神武的“李警官”收到這筆橫財的幾率又會有多大呢?

事實上,這是前段時間才出爐的詐騙手段——“東莞式”詐騙。背景我就不在此贅述了,大家應該都很清楚,不清楚的朋友要不學業纏身,兩耳難問窗外事;要不就是斷奶不久,少兒不宜,這兒就更不應該普及了。

恰逢,本人近日出差至東莞,來到這個所謂的男人天堂。作為一位直男,即便是平日風平浪靜時,躺著也是容易中槍,何況是天堂重災期,所以這幾天經常收到總部同事的慰問,說“東莞地震了,沒震到你吧”,“大哥,昨天廣東新聞里播的那個厚街某酒店中露胸沒露臉的不是你吧?!”等等看似關心卻飽含戲謔的風涼話。

對此,一開始我還會急著撇清關系,生怕我的女上司鄙視和女同事誤會,后來解釋得鬧心了,索性也就認了,說剛剛出來不久,謝謝組織關心!完了之后再在朋友圈里補一張酒店大床房端坐床頭背靠鏡頭的照片。這樣一來,慰問的電話頓時少了,耳根也清凈了——由此可見,真理還是不辨不明。

話聊回來,東莞這種所謂的“地震”,帶著一種熱辣辣的諷刺,更帶著一份后現代所固有的黑色幽默。網上有很多有意思的圖片,或者是一幅占滿屏幕的幽幽燭光圖,或者是一群短裙妹子在街邊游行抗議圖,圖旁還配有“東莞,不哭!”,“東莞,挺住!”之類的標語,殊不知還以為真遭遇到什么天災人禍911呢,結果一看,發現居然是這碼事。

對此,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也沒閑著,一波接一波地發出追蹤報道,說什么20萬人工作直接或間接受影響,什么的士哥苦不堪言只因往日小姐打的出手大方今時車前門可羅雀,什么正經的東莞打工妹子找不到男友只能回鄉嫁老單身漢......

我心想,這城市到底是怎樣演變成如今的呢?記得很久以前(前到大概要到上世紀了),東莞給我的印象還算本分,甚至還稱得上是傳奇。有關傳奇一說,得從當年IBM副總裁的一句話開始說起:“中國的莞深公路,要是塞車的話,全世界四分之三的電腦要停產。”如今事過境遷,世上再沒IBM的電腦了,世界工廠的聲譽也是每況愈下。要說塞車,那還是經常的事兒,不過能夠影響最大的可能還是許多技師的業績,沒準還連帶影響了某些大學生的伙食費——當然,這里沒有任何諷刺的意思,恰恰相反,我覺得她們還是很“偉大”的。

世界上,有這么幾個國家是合法嫖妓的。日本不用說,只要你交得起重稅,別說賣身,開個麗春苑都沒人管你。前不久剛看到一則專題,講到日本最著名的風俗一條街,里面游走著不少的操著你倍感親切的中國話的同胞們。他們甚至還可能是你的老鄉,老鄉們的工作就是帶你想去任何你想去的風流地,當然收費也是不便宜的——要知道,這不是他們的兼職,而是他們賴以維持生計而且維持十幾甚至幾十年的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家庭主婦生計的工作。

除了日本,還有德國。小時候,我就聽說這個世界就德國一個國家認可妓女合法,覺得日耳曼人就是開放,很想見識一下。可這個“很想”一直沒有遂愿,后來有機會來到泰國,原本想著看看人妖摸摸大象,結果發現那兒的紅燈區給我的想象力上了一堂難忘的課,那像好萊塢一樣在群山上靠著海岸印著芭提雅的霓虹燈字體,那棕櫚樹下披著月色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等待男客的女郎,那似乎永遠滿員的免費通往紅燈區的嘟嘟車,還有那叫做gogo的酒吧里穿著抹布扭動著腰肢的妹子......

說完友邦人士,讓我們再回來,聊聊咱們最早的一批妓女。那還得追溯到好幾千年前,某些原本過得好好的良家婦女,因為男人們打仗失敗了,于是便成為俘虜,繼而成為了奴隸,任憑人家歡樂。《史記·匈奴列傳》中,就有“夏桀蓄女樂、倡優”的記錄,可見老祖宗的黃史文化源遠流長,一路走來,成就了蘇小小,柳師師等眾多佳話。

如今佳人早已隨風而逝,他們的衣缽傳人都成了地下黨。有關莞式服務,大家即便沒有親自體會過,也多少看過豬跑。有關“豬”跑的電影有很多,比如說前幾年的《一路向西》。此外,在韓寒精心策劃卻只發布了一期的雜志《獨唱團》里,有一篇文章叫做《你們去卅城》,是北山寫的,也算是莞式服務的入門級課程了。

眾所周知,比起“綠”帶給男人們的危害,“黃”給我們帶來的危險要多很多,比如教科書上常說的敗壞倫理道德和社會風氣,誘導人們沉溺于聲色犬馬、肉欲享樂之中,更是對家庭婚姻的穩定與社會國家的健康發展直至偉大復興有著破壞作用。除此之外,黃還可以傳播多種疾病,“花柳病”那是大概率事情,更讓人覺得恐怖的艾滋病也不是沒有的事。

然而,即便黃有著罄竹難書的危害,但黃卻屢掃不止。

粗略算起,光東莞掃黃前后也掃了10個年頭了,期間有不下三個回合的大面積作戰了,第一批女技師上崗的時候我還在念中學跟死黨偷看他老爸的歐美床上動作片進行性啟蒙呢,每次掃了都像白兄說的那樣春風春又生。有人說,這次準不一樣,因為有好幾個大“老虎”都下了臺,大有連根拔起的趨勢。

對此,老虎會不會很快換張臉出現,我們不知道,只能拭目以待。不過我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掃黃完了,男人還得抓緊時間解決生理問題,娶老婆生孩子。須知道,男人的生理問題一日不解決,老靠“雙手”那可是大問題,不靠雙手的就可能把手伸向社會,伸向午夜的街頭,甚至大學女生宿舍。

據統計,東莞色情業的常客包括從歐洲和非洲過來的淘金者——這一點不難理解,我在泰國芭提雅就經常看到歐洲+泰妹/仔的黃金搭檔,另外,就是一些商人,常年離開老婆孩子,身心疲憊,其中又臺商港商居多。最后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就是各地的大量青壯年勞動力。

不可否認,這三個群體的情欲需求一日不解決,這行飯估計跟大禹治的水一樣難搞。正如新東方的俞校長所擔心的:“最近大家知道中國出了一件事情叫做東莞事件,這個好壞我們不加評說,但最重要的有一個叫東莞定律,中國經過了中央臺的暗訪以及政府的檢查以后,可以預期的是在2014年或者是2015年東莞這樣的市場會更加地興旺,這是一種可能性。這引發了在很久前經濟學家總結的黃宗羲定律,每一次政府想要減輕老百姓稅收的改革最終帶來的后果是老百姓稅負的增加,這確實是事實。”

當然,比起這種擔心,我更期望這番話帶著恨鐵成鋼的心思,心思的背后藏著滿含淚水的期望,期望他們可以做的更好,而不是破罐破摔。

其實對于色情業,我沒有很多的話語權,既沒有參與多少,也沒有見證多少,頂多就是前陣子看了一篇南方人才的專題報道,那是國內著名的性學教父潘綏銘教授十幾年紅燈區的調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里面的很多事情讓我有些出乎意料。如果可以,我建議我們領導人在做英明決策的時候,多看看有關這方面的研究,不要一味地以常規的思維去拍腦袋,結果拍出了意想不到的結果。

最后,再想跟大家分享這么一個數據,據統計,色情業經濟效益達到了東莞一年GDP的14%,小姐的年均人收入32萬......種種的數據表明,色情業的繁榮"娼"盛對經濟總量貢獻很大。對此,東莞某市書記,說了一句頗讓人玩味的話:東莞要是因為掃黃而變蕭條了,那這個臉可丟大了。

當然,我也不想這樣,要真蕭條了,不僅丟臉,我們公司的業務不好了,我的飯碗也可能丟了——對此,我的愛人一定會第一個出來反對。

-----------------------------------------------

歡迎關注“沈萬九”微信公眾號:

沈萬九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极速赛车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 华盛配资 牛彩网3d预测 北单比分直播500 3d近十期试机号列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 重庆时彩平台 2012中国vs西班牙比分 河北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近200期 北京快乐8 篮球比分直播90vs新浪